朝圣归来4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2日
       第二天一早, 组织部的几位领导就过来为大家开了个会。 会前, 大家都挂了一个白哈达, 但没有送上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和甜薏仁酒。 礼堂很简陋, 灯光也不好, 但是发言的领导的开场白很长。
        他说:“同学们, 你们辛苦了!我代表自治区人民政府和200万西藏人民欢迎你们来到这里。经过20年的发展和几代人的共同努力, 西藏 取得了显著成效, 但西藏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前和未来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资金短缺、人才短缺、技能短缺, 特别是缺乏年轻、有文化、有文化的人才。 像你们这样的专科大学生, 相信你们的到来一定会为西藏的建设注入新的血液, 给雪域高原带来新的活力……”大家热烈鼓掌了好几次, 但最关心的问题却没有听到, 于是他们聊了起来。 胡坤第一个站起身来, 问道:“请问领导, 你真的可以让我们工作八年就回去吗, 就如他入藏时所说的那样?” 洪亮道:“八年是早就明确的政策, 你可以放心。不过, 八年毕竟不是短时间, 到时候情况会如何变化, 谁也说不准。”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先安顿下来, 尽快适应这里的气候, 尽快上班。” 能不能按时回去, 大家都束手无策。 见大家都沉默了, 陈希平有些着急。 他抬手问道:“我们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看什么单位。”领队的回答依旧模棱两可,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再问什么, 气氛有些沉闷。张昊天站起身来,

问了大家一个现实的问题:“领队 , 你打算把我们分配到哪里去?” 领导见大家没有纠结刚才的问题, 这才松了口气, 语气又变得坚定, “嗯, 我们想好了, 就发申请表吧 会后给学生。 我们会充分考虑你所学的专业和你个人安排单位的意愿!”见大家不再提问, 他们说:“如果没有问题, 会议就散了。 !”意向申请表的内容很简单, 基本信息也很快填写完毕。西藏的情况大家知之甚少, 也没有人可以讨论, 只能按照规定填写报告。 周亦飞写着写着写着写着又修改着, 看到同学们纷纷交上表格离开会场, 他一惊, 还以为他们太仓促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武断地决定自己的未来 ?太不负责任了!他坐下来重新考虑,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 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梁队长和刚刚说话的领导一起往外走, 周亦飞像救命稻草一样追了上去。 , 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说:“梁队长你好!”说完, 他转头看向领导, “好领导!”领导看着他, 问道:“你是谁?梁队长介绍:“他叫周一飞, 也是进藏的一群大学生。”领导, 不知道政府机关是不是缺人, 我想去那里工作。 周亦飞说完, 一脸求助的看着梁队长。 梁队长立即夸口道:“小伙子很能干, 跑前跑后帮我干了不少活。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强, 是难得的人才!”领导听了梁队长的热情推荐, 又上下打量周亦菲。 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笑容, 道:“缺人, 到处都缺人, 尤其是像你们这样有专长的大学生, 大家抢着抢!”周亦飞翻了个白眼, 迈步 上他的介绍:“我学的是经济和管理, 在学校各科成绩名列前茅, 我的论文也在学校得了奖。”我很想在中介工作, 充分发挥我的专业 ” “机关单位不是谁想去的!领队正要离开, 周亦飞追上去, 表现出即使有人踩到他的脚也要抓住鞋带站起来的勇气, 说道 , “领导, 我爱西藏, 愿意为西藏的经济建设贡献力量。 智慧与才华, 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请相信我! 领导停下脚步, 又认真看了他一眼, 似乎有点动心, 问梁队长:“老梁, 你办公室需要人吗?” 梁队长犹豫了一会, 再次看到周亦飞恳求的眼神, 想着一路上为自己分担的工作和自己的出色表现, 他笑道:“需要, 需要, 尤其是我办公室, 就这么多人。 " , 事情越来越多, 太忙了! ” 领队终于下定决心, 对周亦飞说道:“你先填表!”领队离开了, 周亦飞松了口气, 感激地看了梁队长一眼, 梁队长拍了拍周亦飞的肩膀, 说:“一百一十个人中, 你是最聪明的!” 布达拉宫转了无数次, 人民路的书店也光顾了很多次。 张昊天正在整理床上用品, 看到床边姜小娟给的笔记本, 忍不住坐了下来。 透过它看。 这是我这么老时收到的第一封情书。 它充满了亲情和温暖。 台词里充满了她的深情, 仿佛我又看到她站在垂柳下, 眼里含着泪水, 看到她告别晚会后, 她犹豫着说什么, 我看到她告别时泪流满面的脸 在车站。 唉! 本来, 我的命运是依偎在父母身边, 留在学校教书, 和她手牵手走路, 没想到变化这么突然, 现在, 过去的一切, 都将在不知不觉中被打破! 李小虎靠在柳树下, 看着布达拉宫, 懒洋洋地晒了一会, 回来的时候, 忽然想起了著名的八廓街, 跑进去道:“班长, 你怎么忘了 八廓街?” “是啊!张昊天把笔记本夹在枕头下, 冲进院子, 喊道:“去八廓街见面。” “不一会儿, 二十、三十人就跑了出来。 还没进入八廓街, 大家的目光就被旁边的大昭寺吸引了。 大昭寺前, 四根挂满经幡的巨大旗杆, 宛如古代战舰。 桅杆高高耸立在广场周围, 鼓舞人心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朝圣者。 成群结队的朝圣者如潮水般涌向这里, 一次又一次地俯身, 将坚硬的石板打磨得比镜子还亮。 虔诚的信众们顶礼在烟雾缭绕的佛像前, 释迦牟尼身披锦缎, 享受着世间最盛大的朝拜。 神殿下的白山羊在酥油灯摇曳的灯光下闪烁着神秘的小眼睛, 静静地注视着每一张前来朝拜的面孔……眼前的一切都让人不得不相信神明的存在以及他们由此产生的魔力 是无限的和巨大的。 离开大昭寺, 张昊天带着大家来到了八廓街。
        八廓街是拉萨市的文化、旅游和商业中心。 多面的放射状环路让街道林立, 周围的建筑极为相似, 就像八卦阵一样混乱。 街道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香炉, 烟花昼夜飘扬。 说不同方言的人带着羊和狗来了。 卖“桑葚”药材和土豆的小贩坐在街角, 大声叫喊, 不遗余力地向路人招揽生意。 街头表演者吹喇叭和踢踏舞, 载歌载舞, 营造出节日般的节日气氛。 街道两旁有许多房屋、商店、旅馆和手工业作坊。 藏香、经筒、佛珠等手工艺品琳琅满目……大家走走看的也不稀奇。 张昊天欣赏着身着不同服饰的行人。 王雪梅用不同的表情看着商人们。 田小雨指了指窗台上那耀眼的花朵。 杨丹丹问许志远戴一条印度宽围巾好看不。 陈希平喜欢独特的藏式民居。 他跳到住户的窗前, 从口袋里掏出卷尺, 仔细地测量了墙壁的厚度。 跳下时, 他摸了摸冰冷的石板, 说道:“窗户比我家乡的古城墙还要厚, 地上的石板光滑有光泽, 亮晶晶的, 全是手工制作的!” 张昊天笑他:“我还带了卷尺, 真不愧是建筑系的学生, 还没工作就得了职业病!” 一半的树荫像水一样凉爽。 李小虎不知道是哪根神经突然通电, 从阴凉处跳到太阳底下, 对着张昊天唱道:“阿爸, 快去看看拉萨的新面貌。” 张昊天推了他一把。 李小虎又跳到田小鱼身边, 唱道:“女儿, 快去看看拉萨的新面貌, 快点, 快点, 快点, 啊啊啊啊!” 田小鱼拍了拍他, 轻轻骂道:“我讨厌!” 过了一会, 田小鱼就被摊上的玛瑙项链给吸引了。 她捡起来看了一眼, 发现同学不见了, 赶紧放下项链去找。 刚走了几步, 一群身穿红袈裟的修士就冲了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跟了上去。 她发现不对劲, 踮起脚尖, 望向远方, 却被一个高大的康巴男子挡住了视线。 她侧身一闪, 一个拿着祈祷筒的老人又挡住了她的去路。 终于穿过人群, 差点踩到一个长着脑袋的老头。
        田晓雨看到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以为是张昊天, 却追上来, 有些失望。 她左右看了看, 当泪水盈满眼眶时, 有人从背后轻轻拍了拍她, 回头一看, 竟然是张昊天。 刹那间, 她泪流满面,

问道:“你们都去哪儿了?” 张昊天看着可怜兮兮的田小雨, 笑道:“我说为什么队伍越来越小, 原来他们都输了!” 走出八廓街, 刚才的强队中, 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 张昊天垂头丧气的看着众人, 道:“自由活动!” 李小虎的兴趣丝毫未减, “加油, 疯狂的新城!” 然后他继续唱道:“电线杆对面走, 那津日夜忙着发电, 接电话吧。回家亮了, 拉萨夜里发光……” 学水利工程的何帅 , 受歌词启发想到水电站, 说:“我们去那津电站看看怎么样?” 胡坤摇头, “把它拿下来。, 那金电站在哪里?我们去拉萨大桥吧, 我喜欢桥!” 何帅坚持:“桥有什么好看的, 去电站还是很有意思的。
       只要顺着拉萨河走, 一定能找到那津电站。听我说, 水利专家, 那是 正确的!” 田小鱼捂着头说:“我走不动了, 就往我的太阳穴走几步, 就像一百个小鼓乱敲一样。” 李小虎看着一脸迟疑的张昊天, 道:“班长, 跟我说。” 张昊天道:“男孩子没事, 女孩子肯定走不了多远。” 王雪梅说:“我不信, 你不能靠自己的腿走路, 去那津电站吧。” 张昊天笑道:“好, 有志气!” 杨丹丹道:“我不怕, 走不动我的书呆子。” 张昊天看着雪白的许致远, 道:“你问他能不能, 我动不了你!” 许致远笑了笑, 声音微弱地道:“动不了就得扛着!” 何帅笑着走到刘敏身边, 道:“对, 你动不了, 我就扛着。”刘敏转身说道:“走!” 何帅侧头看了刘敏一眼, 道:“你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吗?放心, 这次不会掉的!” 刘敏又转身道:“走!” 陈希平也走过来说道:“对, 我们男生轮流背背。” 张昊天道:“既然没有问题, 那就走吧!” 大家在阳光下慢慢地沿着拉萨河走着。 河岸上长满了低矮的红柳树, 柳条间有许多蓝蜻蜓起起落落, 脚下是茂密的草丛, 不时有几只青蛙从草丛中跳出来钻洞。 入水中。 没想到, 靠近喧闹城市的拉萨河, 竟然保持着这样的自然纯净。 谁都看得出来, 忽然风卷云, 云抱雨, 下起雨来。 张昊天担心大家没地方躲雨。 又一阵风吹开了天, 雨又停了。 张昊天很奇怪。 高原上的雨错综复杂, 挥之不去, 接下来一周的小雨与家乡的完全不同。 这里的雨来的快, 走的整齐, 打的又快又坚决, 有迷人高原的美! 大家继续在阳光下行走, 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水电站的影子依旧没有。 田小雨痛哭流涕。 杨丹丹坐在地上, 起不来。 刘敏叹了口气。 王雪梅不知所措。 张昊天看到女同学无精打采的样子没了兴趣, 他对走在最前面的胡坤说道:“我觉得这样比较好, 这样天黑了他们也走不了了。” 他这话一出, 所有人都像泄了气的球似的坐了下来。 杨丹丹趁机将徐致远拉入红柳丛中, 瞬间消失不见。 宋建华在河水中洗了个眼镜, 再戴上, 就看到河对岸有一群人在洗澡。 他以为眼镜没洗, 在水里晃了两下才戴上, 说:“没有, 河里有人洗澡, 还有女人!” 张昊天沉迷于他永远看不够的风景。 天上的云彩聚散而去, 变幻莫测, 变幻莫测。 天蓝色; 云, 白色; 草绿色; 水, 干净。 一切都是半透明的, 明亮的,

仿佛会闪闪发光, 就连河边的小花和石头, 也像刚被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 听到宋建华说话, 李小虎站起身, 望向远方, 问道:“在哪里?” 何帅指了指前面的右边, 报告道:“那里, 五, 六……” 刘敏按住何帅的手, 道:“不要数!” 李小虎急了, 举起相机四处寻找目标, 说道:“太远了, 看不清楚。” 脱掉衣服和裤子后, 他下到了河里。 田小玉捂着眼睛, 道:“不要脸!” 王雪梅怒吼道:“小心, 这里有女孩子。” 李小虎浩没有理会, 拍了几张照片就上岸了, 湿漉漉的内裤贴在身上, 蓬松的皮肤上布满了晶莹的水珠。 他喊道:“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王雪梅抓起一把沙子扔向李小虎, 带着女孩躲进了灌木丛中。 何帅冲他们喊道:“你们跑什么?发扬我们的风格, 洗我们的衣服!” 宋建华唱《洗衣歌》:“帮亲戚洗衣服……” 胡坤在骂他们:“一群懒妈妈阿姨, 看她们以后怎么找公婆。” 说完, 他跳入水中, “好几天没洗澡了, 好开心。” 陈希平也跳进河里, 看着自己的脚趾, 道:“比我家的河水干净多了!” 何帅和宋建华不擅长水, 就跳进去扑了几下, 才起身逗弄。 陈希平嘲讽他们是“湿脚青年”, 只会湿脚。 可他和胡坤却敢游了几米, 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够不到水底了, 水很冰凉, 连忙折回。 李小虎收起相机, 对着躺在地上, 头朝蓝天的张昊天道:“班长, 我们游过去, 你敢吗?” 体积流动迅速而深不可测。 正是这种潜在的危险, 极大地诱惑了他敢于挑战的心。 张昊天将手中的石头扔进水里, 站起身来, 道:“没什么好怕的, 我保证游得比你快。” 说完, 他脱下衣服, 跳进了河里。 河水中暖暖的阳光给人一种无限温暖的感觉, 但张浩在水里就知道是冷的。 他一口气游到了对岸, 脚一着地就急忙往回走。 过来的李小虎游到了岸边, 不愿意走, 就站在水里, 向上游看去。 他发现, 在河里, 除了正在洗澡的男男女女除了战斗之外, 还有一群人在海滩上,

其中一些人跳舞, 大声唱歌。 有些洗衣服, 干燥床上用品。 有些人坐在草地上, 吃喝, 喝着, 说话和笑。 岸上的人们很快注意到有人偷看并大声喊叫。 李晓湖随后不情愿地回去了游泳。 张昊天游泳到河中间, 觉得水的冷空气侵入了他的骨髓, 所以他将蛙泳改为自由式, 加速了水的节奏。 李晓华也感冒了, 尽力游回来。 突然, 他的腿开始痉挛, 然后在他能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前, 大浪将他扫过水下并连续倒了几个啜饮的水。 他漂浮着难以看到明亮的天空, 很快呼吸, 但只是瞥了一眼, 大波再次击倒了他。 他觉得灾难来了, 周围的是黑暗的, 他的思绪充满了水,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学校, 老师, 父母, 他们养成的小黄狗......像闪光一样聚集在一起。 他真的觉得对死亡的恐惧, 拼命地走向地面, 大声喊叫, “班德领袖......”张昊天看着李小虎挤在一个球中, 他的脸上非常痛苦的表达。 他突然转过身来, 朝着李晓湖赶走。 李晓湖从水中出现的那一刻, 他抓住了手。 但是一个洪流来了, 他们消失了。 岸上的人们都愚蠢和尖叫着。 胡锦和陈西平赶到河流。 王雪梅从红柳森林中出来, 拼命地喊道。 张昊天在水中喝了几个水, 迅速平静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 努力挣扎到表面, 当他看到胡锦伸出一只大手时, 他抓住了它。 陈曦平也游泳, 把昏昏欲睡的李晓湖拖到岸边。 张昊天一直漂浮在水中过长。 当他爬上岸上时, 他几乎不能走路。 他蹒跚而落到了地上。 他觉得他还在风和波的尖端上。 王旭梅和其他人跑过并围着李晓湖, 闭着眼睛, 哭着尖叫。 看到李晓华落入了一个昏迷, 张昊天努力坐起来, 用双手握紧拳头, 不断挤压他的胸部。 看到他正在呼吸, 他又把他拒绝了, 用他的腿支撑着他的腹部, 并一直拍他的背。 过了一会儿, 李晓湖吐了几个唾液, 快速呼吸。 张昊天躺在地上喘息着。 田小宇看着张昊天的震惊。 刘敏保持责骂他们的宣誓事。 王旭梅看着张昊天, 在她看似平静的面孔上有一个笑容, 别人无法发现。 这是钦佩, 钦佩和爱! 这时, 徐志远和杨丹丹跑出了灌木丛。 杨丹丹惊讶地笑了笑,

看到男性同学一对一地躺在地上, 他们的年轻和充满活力, 坚固和色调的身体散发出一个迷人的男性之美, 他们转过身来, 欣赏他们精美, 不断欣赏:“美丽!” 李晓湖慢慢地意识到了意识, 并问张昊天, “我的大脑似乎被淹没了?” 张昊天呼出并说:“你没有用水淹水, 你是大脑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