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讨5000万工程欠款不成反被警方传唤 真假公章悬案待解,承包商心有不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0日
       北京报道, 朱国才有些糊涂。 因建设资金纠纷, 2019年6月19日, 其与合伙人葛家琴向内蒙古自治区大叻市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申请冻结江苏陇海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建设。 ., Ltd.(以下简称“龙海集团”)。 银行分行的银行账户中的资金。 2019年7月上旬, 朱国才、葛家琴分别将陇海集团告上法庭, 要求其偿还3000万工程欠款。 但令江苏建筑承包商感到意外的是, 针对龙海集团的民事案件尚未开庭, 龙海集团以“涉嫌伪造公司印章”为由,

向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提起民事诉讼。 民事诉讼”。 江苏溧阳警方报案。 溧阳警方以“伪造陇海集团印章”为由提起刑事诉讼。 2019年8月11日, 朱、葛被溧阳警方传唤。 朱国才没追到钱, 不愿被警方传唤。
        “以前没听说过假公章, 而且对方报案的时机也太巧合了, 难免会让人怀疑他们会用犯罪手段干涉民事和经济纠纷。” 朱国才愤愤不平,

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龙海集团还欠它5070万元工程劳务费, 是公章不想还债的案子。” 工程劳务报酬纠纷的起源可以追溯到9年前。 2011年1月, 蒋发中以个人名义与江苏陇海集团签订《内部承包合同》, 规定陇海集团上海分公司由姜发中承包经营, 受陇海集团管理, 薪酬管理 费用; 印章按规定办理, 由甲方统一镌刻。 同年6月, 朱国才找到时任陇海集团上海分公司经理蒋发中, 要求承接内蒙古宏泰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泰重工”)汽车厂建设项目。 作为“宏泰公司”)。 据朱国才介绍, 2011年6月24日, 龙海集团与宏泰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和《工程承包合同》, 实际施工由朱国才负责。 他说:“工程款由龙海集团和宏泰公司结算, 然后龙海集团和我结算。” 当时, 朱国才因需要资金垫付项目款, 找到了葛家琴, 成为了他的投资合伙人。 但宏泰公司未能如期支付该项目的结算款。 2014年4月, 龙海集团将宏泰公司诉至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查封并保全了宏泰公司下属大叻旗某房地产公司的财产。 经双方核算, 宏泰公司欠龙海集团共计1.08亿元。 至2015年9月, 陇海集团支付了朱国才的部分货款, 但仍有5070万元未付。 “不知道之后宏泰公司是否还清了欠龙海集团的项目, 我多次向龙海集团索要剩余的工程款, 对方却置若罔闻。” 2020年1月3日, 朱国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了解, 朱国才因葛家勤投入的资金迟迟未归还, 将3380万元的债权转让给葛家勤。额外的工作。 2019年6月19日, 葛家琴向内蒙古大叻市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诉讼标的为1996.08万元(其中本金1700万元, 利息296.08万元) ), 要求冻结龙海集团在建行开立的银行账户中的资金。 很快, 法院向双方当事人发出了开庭通知。 公章真假疑云 “葛家琴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后不久, 陇海集团法定代表人周宇向其公司所在地江苏省溧阳市公安局报案,

声称有人涉嫌伪造公司印章,

在鄂尔多斯市提起民事诉讼。” 朱国才说道。 据介绍, 陇海集团向警方提供了15份检查材料, 但签署资金的时间从2014年到2019年不等, 还上交了2份样品。 15个样品加盖“江苏陇海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印章。 (以下简称“无数字公章”), 另外2个样本为“江苏陇海建工集团有限公司3204810000625”(以下简称“数字公章”)。 龙海集团辩称, 如果没有数字公章, 则为伪造公章, 如果有数字公章, 则为合法公章。 记者查询企业信息系统发现, 2017年8月, 江苏陇海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江苏陇海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7月9日, 溧阳市公安局 江苏省市立案立案侦查“伪造江苏龙海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印章”案。 很快, 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对上述15个样本进行了鉴定。 鉴定结果表明, 前15个样品与前2个样品存在明显差异, 且没有被同一封印所覆盖。 2019年8月11日, 在内蒙古因项目资金民事诉讼开庭前, 朱国才、葛家琴被江苏溧阳警方传唤进行相关调查。 “2011年我和宏泰公司签订了合同, 2014年我在鄂尔多斯中级法院起诉宏泰公司索要工程款。
       我代表龙海集团提交的材料使用了这个没有编号的公章。有 海集团董事长张龙海的签名, 这个非电子公章出现了很多次, 从来没有人提出过任何反对意见。即使是在2月22日公司货物交接的时候, 2017年, 周瑜签字确认, 回收的公司印章也是这个,

没有数字公章。” 龙海集团上海分公司原经理蒋发中说。 对此, 《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周宇采访核实, 但一直无人接听, 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收到回应。 随后, 记者致电龙海集团董事长张龙海, 就相关情况进行了采访核实。 1月3日, 张龙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假公章不止一个, 他已经向当地公安报案。 “我一定会报案, 报不报案是我的事, 我管不了。” 张龙海说, 公司之前没有给他们提供无编号的公章。 “至于2014年的诉讼材料, 确实有我的签名, 但是我签名的时候材料没有盖章, 我签名后他们拿走了, 后来又盖章了。
       不知道是哪一章 此外, 张龙海还否认公司派专人管理公司印章。 至于为什么非数字公章在2017年2月交出时没有人反对, 他说:“不管他们交什么, 我们都会接受。” 交出100件(公章)后, 我们将接受100件。 蒋发中驳斥了张龙海的上述说法。 “陇海集团给我的公章一直由会计周某某管理, 涉及的无编号公章也是周某某从陇海集团带来的。”1月3日, 蒋发中告诉《华夏时报》。 ” 记者:“我在承包他的生意, 没有他的公章, 谁能用他的公章? 据了解, 2011年, 陇海集团派出会计师周某某到上海分公司蒋发中负责印章管理工作。 他自杀了。
        至于周某某是否为陇海集团员工, 无数字公章是否是他从陇海集团带来的, 记者致电周某某的妻子询问相关情况, 但对方听说记者 直接挂断电话。 天眼查工商查询系统显示, 周某曾担任陇海集团两家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没有编号的公章是假公章吗? 陇海集团有人报警, 立案。 伪造公章案进展如何? 记者致电溧阳市公安局天目湖派出所的张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