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是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4日
       张杰首先, 我提出一个全新的概念, 那就是“国营业态”的概念。通俗地说:一个国家的谋生之道!我将世界各国分为四种业态:以英国和美国为代表的以消费者需求为基础的国家业态;以德国、日本为代表的高端制造型供应型国家业态;以中国为代表的混合型全国商业业态;其他资源型国家业态:资源型国家处于最低端, 在历次经济危机中往往成为被剪裁和屠宰的对象。英国和美国主要依靠铸币权、金融、资源定价、规则制定、言论谋生, 即大部分所谓的第三、第四产业都依赖于上述工具它是通过支持建立的;德国和日本主要依靠高端制造业的供给谋生;中国, 随着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发展, 将与上述两种业态形成“混合”业态。国家;其他国家大多是资源型国家。因此,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向和目标将是:实现国家商业模式向更高层次的转变和政府机制的改革创新。具体来说, 一方面, 在铸币权、金融权、资源定价权、规则制定权、话语权等方面, 已经转变为以美英为代表的“需求型”国家。
       消耗。主要起点是亚投行主导的“一带一路”;另一方面, 将向以德、日为代表的高端创新制造业的“供给型国家”提升, 向高端供给型国家迈进。这需要在中国, 以京沪深为代表的京津、长三角和珠三角各有自己擅长和着力的竞争方向, 制定了国家整体发展差异化和国际竞争布局。二、三、四线城市要支持北京、上海、深圳实现与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的竞争。要实现这一目标,

二三四线城市的区域经济必须长期保持对东南亚和韩国的替代竞争优势!实现这一切, 政府领导层的改革创新支持是重要保障。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 是指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 由于未能成功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最终导致经济停滞。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在 1970 年代都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但这些国家仍处于增长停滞期:在劳动力成本方面, 它们既无法与低收入国家竞争, 也不在尖端技术的开发上与发达国家竞争。国际公认的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只有日本和韩国, 而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则被认为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代表。
       但是, 用拉美和东南亚国家的模式来解释中国问题和“中等收入陷阱”显然是错误的。因为中国人口众多, 地域辽阔, 发展极不平衡。部分地方如北京、上海、深圳已达到甚至超过某些发达国家。事实上, 京津地区、长三角和珠三角部分地区已经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让包括西藏、青海在内的中国所有地区都进入发达经济体是不现实的。中国的国情是, 以北方、上海、深圳和广州为中心的经济体已进入发达国家行列, 并在创新服务业和高端制造领域与发达国家展开竞争;而三四线城市必须始终保持对东南亚等低收入国家的强烈关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竞争力。也就是说, 中国将是一个发达经济体、中等发达经济体和欠发达经济体并存、逐步向上的长期模式!这样一来, 低端经济模式支持高端经济模式, 并保证在失去竞争力的情况下不会下滑;高端经济带动低端经济保持长期竞争优势。中国需要根据“地缘”, 同时保持对发达经济体、中等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的竞争力。只有这样, 才能保持可持续发展, 而不至于落入“人为陷阱”。因为, 只要一个国家的经济相对于世界是不断增长、不断进步、充满就业的, 我认为一个国家就不会落入任何所谓的经济陷阱。而真正的陷阱, 是无法上下的停滞状态。核心问题不是软着陆或硬着陆, 而是害怕不着陆。当他们都想从事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时;当他们都想搞房地产和步行街的时候, 就真的会掉进“人为陷阱”了。所以, 一律模仿和比较是大忌!因此, 我认为“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伪命题”。中国真正要面对的陷阱或危机, 是一场不能上下的危机:体现在“失业率”上。为什么“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是个“假命题”, 我们先来看看世界银行对“中等收入陷阱”的各种描述。 2006 年, 世界银行在一份关于东亚如何应对全球经济疲软的报告中说:“中等收入国家要想繁荣, 就必须采取不同的做法。这一建议与中等收入国家的增长是一致的。收入国家 不像富国或穷国那样快。” “中等收入国家陷入了工资较低、竞争力更强的贫穷国家与更具创新性的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 2007年, 世界银行在东亚的《复兴:经济增长理念》在研究报告中说:“没有规模经济, 东亚中等收入国家不得不努力维持其空前的高增长率。基于生产要素积累的战略可能导致经济增长恶化。结果。由于资本的边际生产力下降, 后果必然会发生。几十年来, 拉丁美洲和中东都是中等收入地区, 但他们无法摆脱这个陷阱。”这是世界银行第一次提到“中等收入陷阱”。但其前提:“由于缺乏规模经济”, 与中国的情况完全不符。中国不仅有规模经济, 还被称为“世界工厂”和“世界经济”发动机”多年。 2010 年, 世界银行在 2010 年题为“强劲增长和上升风险”的研究中表示:“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 拉丁美洲和中东的许多经济体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在这个陷阱中, 作为高收益、低成本的生产者,

尽管工资成本上升, 他们仍寻求保持竞争力, 但无法提升价值链或进入不断扩大的产品和服务知识和创新市场。 “这可能是世界银行迄今为止做出的最准确的评估。所以我认为世界银行的三份报告主要是关于竞争力和可持续性, 而不是经济发展和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然性往往是国内学术界与收入挂钩, 经济发展中的一系列问题与之相联系, 人为形成因果必然联系。方法, 并且有很大的相对性。更重要的是:世界银行对低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的分类是基于“人均”国民收入(GNI), 没有考虑到该国的经济规模、发展平衡和人口基数。例如, 中国的北京和上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完全达到或超过了许多高收入发达生态名义上, 但如果我们要使中国包括西藏和青海的人均收入达到或超越发达国家, 可能整个地球都买不起!因此, 我认为“中等收入陷阱”对于“业态混杂”且正在向上改善的中国来说一定是个伪命题。但对于拉美、中东、东南亚等国家来说, 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命题。因为它们都属于我前面提到的资源型比较低端的国家。在我看来,

一个国家的经济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和超越, 与该国的资源禀赋、国民智力、基因、教育水平、勤奋程度、储蓄率等息息相关, 是否存在真正有效的市场等直接影响因素。相关的, 绝对不是收入。例如, 假设德国现在是从二战的废墟中起步, 即使从人均收入 1000 美元起步, 也没有人怀疑它最终会再次进入发达经济体的行列, 也没有人认为德国将进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中等。除非德国有拉美、东南亚这样的腐败政府, 否则其各种优势和禀赋无法发挥,

或者难以实现。中国一度保持绝对领先优势人类经济发展和文明几千年的发展, 而现在却是自然地回归到曾经拥有几千年的光辉历史地位, 大踏步追赶。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人民的智慧、重视教育、努力工作和高储蓄率。唯一的障碍是德国的相同假设:出现了像拉丁美洲和东南亚这样的低效率和腐败政府ia,

这样就不能利用这种禀赋优势。或难以达到。可以看出, 正如我上面所说,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长的方向和目标:“实现国家经营模式向更高水平转变和政府机制改革创新”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克服各种陷阱。同时, 如果对中等收入陷阱的认识不够准确和清晰, 很容易将国家的重大经济决策引入歧途, 从而完全或部分丧失应有的信心, 扰乱正常节奏。的经济发展。 2015年我提出国民商业业态的概念, 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是个伪命题。之后, 我向北京大学发送了《新常态下经济增长的方向与目标与中等收入陷阱的真实性》等论文。李以宁教授和其他许多经济学家, 2017年, 我看到李以宁教授发表文章说:他认为中等收入陷阱与中国无关!我一直认为, 如果中国真的存在中等收入陷阱, 是不可能达到中等收入状态的。人口翻倍就意味着陷入陷阱?摆脱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方法是实现全国商业业态的飞跃。要知道, 作为世界工厂, 中国换来的美元和美债只是美国政府的低成本“借条”。保持东南亚和韩国的竞争力, 与美、英、德、日并驾齐驱, 取决于国家层面的整体布局, 以及在教育、体制创新、激励机制等方面的建设。更深层次!中国经济发展虽然速度放缓, 但难掩其韧性、发展不平衡、规模等特点。优势。中国经济潜力巨大, 改造老百姓生活的空间还很大:它们是经济发展潜力的核心内容。发达社会已经缺乏这样的空间, 很多落后有序的国家都没有这个能力。因此, 中国是经济前景最为光明的主要经济体之一。当蒸汽机、汽车、手机等颠覆性创新产品的出现遇到瓶颈, 产业进步锁定在发动机和芯片上时,

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绝对差距就会缩小。擅长模仿和逆向工程的中国正在迎头赶上。迅速接近发达国家。所以时间和机会都在中国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