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硬脱欧,全球化遭逢“命运攸关”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2日
       北京报道称, 自去年6月公投脱欧以来, 英国“脱欧”的形式成为热门话题。特别是在特朗普意外选举之后, 当“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声音猖獗时, 英国将采取什么样的“姿势”将离开欧盟更为关键。再加上即将到来的欧洲选举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 “全球化”一词现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脆弱。在这种情况下, 英国脱欧也成为“推测”全球化未来命运的关键“线索”之一。在1月17日的达沃斯论坛上, 英国新任首相特蕾莎·梅给出了她的计划——硬脱欧。
       可能是因为特蕾莎梅此前通过各种渠道透露了一些硬脱欧的信息, 或者特蕾莎梅成功描绘了一个在后续信息中会更容易的脱欧。 , 更好的英国图景, 以及市场走向硬脱欧的道路并没有显示出太多非理性的溃败。相反, 在特蕾莎梅宣布硬脱欧后, 英镑连续数月缩水十余个百分点的趋势实际上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截至1月20日, 英镑兑美元已攀升至1.2336附近, 创近10日高位。决定性和硬性的英国退欧就是英国退欧。
       这不是半进半留的状态, 也不是对欧盟单一市场地位的怀念。特雷莎梅的脱欧方式可以说是相当果断的。此前, 外界为英国构想的各种所谓软脱欧方式依然灵巧欧的方式, 在特蕾莎·梅的眼里, 显然是不合适的。从特蕾莎·梅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不难发现, 英国之所以选择硬脱欧, 是因为对边境移民的“绝对”控制和“绝对”的司法自治。而任何半走半留的做法, 以“走”和“留”为目的, 显然会让英国在这两个问题上遭遇欧盟的约束, “绝对”二字会大打折扣。不过,

除了决定之外, 特蕾莎·梅似乎并不想太直白地作为“粉碎”全球化的人。尽管在演讲中, 她指责一些人和地区在多年全球化后受到不公平对待, 感觉被甩在了后面, 但她仍然强调, 硬脱欧是为了一个更加“全球化的英国”。特雷莎·梅表示, 英国已经开始寻求与澳大利亚和中国等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
       在达沃斯接受 CNBC 采访时, 特蕾莎·梅甚至开始支持全球化, 称她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倡导者, 她认为这两者都会为经济带来增长和繁荣。不过,

正如《纽约时报》评论的那样, 面对英国选择硬脱欧的既定事实, 特蕾莎梅关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保护”言论有些“怪诞”。全球化是与否 毫无疑问, 2017 年将是全球化的决定性年份。曾经被认为是最“政治上正确的”, 并在2016年的Brexit和特朗普的惊喜选举令人惊讶的承诺。一开始, “是”或“否”似乎变得越来越不清楚。那些认为全球化“过头”的人认为, 正是全球化带来了全球地区和人口的分化。认为全球化“完美无缺”的一方坚持认为,

虽然全球化需要对其不合适的地方进行适当调整, 但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1月20日, 特朗普正式上任。接下来, 如果特朗普上台后真的如他竞选时所宣扬的那样, 建立贸易壁垒、限制移民, 无疑将是对全球化的最大“宣战”。与此同时, 2017年, 欧洲主要国家将经历随后的选举, 从法国到德国再到意大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无论是意大利的五星运动、法国的玛丽娜·勒庞, 还是欧洲的极右翼政党, 都给欧洲未来的走向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即使在保持欧洲统一主力军的德国, 默克尔在右翼民粹主义的挤压下也并非没有压力。日前, 德国财政部副部长向欧洲央行施压, 要求其停止宽松的货币政策。其背后的逻辑无疑也是为默克尔在大选中赢得国内更多筹码。如果明年欧洲再出现一个“英国”, 那显然是全球化的致命损失。与美欧“逆全球化”或“逆全球化”趋势不同, 中国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坚定支持者。达沃斯论坛此后, 习近平主席公开维护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正义。他将放弃全球化、寻求保护主义的行为描述为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 遮风挡雨, 也挡住阳光和空气。习近平在达沃斯的讲话被《华尔街日报》评价为全球化的“引领者”。未来全球化的命运如何?从目前错综复杂的国际生态来看, 确实是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对于全球化而言, 2017年一定会是“命运多舛”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