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裁定顺灏股份索赔案 投资人七年损失可要回三四成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7日
       上海通报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

让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终于看到了维权的曙光。最新一例发生在顺豪股份(002565.SZ)。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 由于顺豪股份对证监会案的失实陈述, 引发投资者索赔。 2016年, 投资者将顺豪股份上诉至上海当地法院, 上市公司与投资者展开了长达三年的诉讼拉锯战。随着最高人民法院今年6月30日的终审判决, 顺浩股份有限公司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必须对投资者进行赔偿。但与前两次审判相比, 投资者获得的赔偿金额有所减少。收到的赔偿金额约为法定索赔金额的30-40%。此外, 该案的诉讼时效将于今年7月27日到期, 届时未提出索赔的投资者将失去上诉权。 “作为上市公司, 重大事项特别是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是一项基本原则和准则。如果未披露信息披露, 投资者可能会基于信息不对称做出错误判断和分析。这种损失的因果关系在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对于投资者而言, 应在诉讼时效届满前抓住时机和机会及时启动程序, 弥补应合理补偿的损失。 7月1日, 上海华融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文龙分析《华夏时报》记者。值得注意的是,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终审判决中, 遮天蔽海两项罪名, 顺豪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上海本土上市公司, 涉嫌两项违法行为:一是未披露关联自然人王丹的关联交易, 交易总额2177万元;签订意向协议, 涉及金额高达3.68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查到, 王丹为上海鲁鑫(顺豪前身)原董事长,

2009年8月18日至2015年6月30日期间为上海顺豪总经理, 为上海顺豪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根据案卷披露,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深交所相关规则,

王丹为顺浩股份有限公司的关联自然人, 但自2012年起至2014年, 王丹与顺浩股份连续发生多笔资金交易, 累计金额达2176.97万元, 构成《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关联交易。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2012年修订)》第10.2.3条, “上市公司与关联自然人之间的关联交易金额在30万元以上的, 应当及时披露”, 顺浩股份., Ltd. 本应披露但未及时披露的信息。顺浩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二罪是未依法披露重大事项并签订意向协议。 2014年3月28日, 顺豪股份有限公司与云南中云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 标的金额为3.68亿元, 已达《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2年修订)》第9.2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 “本次交易的交易金额(包括债务和费用)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上市公司。超过总额的 10%, 且绝对金额超过 1000 万元的, 应当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 对重大事项的意向或约定“该书出版时应及时披露信息”, 但顺豪股份当时并未及时披露。我以为我可以把它从天空中隐藏起来, 但它终于被发现了。 2016年4月29日, 顺豪股份披露, 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关于其信息披露违规行为的《调查通知书》, 当日股价跌停。 2016年7月26日, 顺豪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 公司收到中国上海监管局的《行政处罚预通知书》(沪证监普公字[2016]3号)日前, 证监会和顺豪股份有限公司, 证监会拟对顺豪股份有限公司未依法披露关联自然人关联交易情况并处以30万元罚款。未依法披露重大事项意向协议的签署情况。中国证监会在维权拉锯战中的处罚拉开了顺豪股份投资者索赔的序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及相关法律法规, 因顺浩公司上述违法行为而遭受损害的股东, 有限公司可以依法提起索赔诉讼, 要求顺豪有限公司赔偿其投资。
       不同之处损失。于是, 数十名自然人投资者开始对顺豪股份提起诉讼。
        2017年11月,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 认定顺浩股份构成证券虚假陈述, 法院酌情扣除股指熔断造成的系统风险损失, 裁定顺豪股份应赔偿投资者已认定损失的80%。但顺豪股份有限公司不服上海二中院对判决书披露日期、重要性、损失计算方法和赔偿责任的认定不服, 向上海高院提起上诉。 2018年3月19日, 顺豪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收到本案二审判决, 上海市高院维持原判。顺浩仍不服上海高院的判决, 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7月2日, 华夏时报记者审案发现, 截至2018年8月3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涉及71名股东的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 赔偿金额为28, 722,

718.92元。当时, 上海高院认定, 本案虚假陈述的执行日期为2012年3月1日, 披露日期为2016年4月29日, 对应的基准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 基准价格为人民币7.89。受制度影响的损失金额确定为20%, 股东损失的80%应予以赔偿。法院认定,

顺豪股份的赔偿总额约为3400万元。
       最高人民法院于今年3月底再审此案。庭审中, 双方的争议主要集中在系统性风险的扣除比例上。顺豪股份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评估报告, 认为投资者的损失主要受系统性风险的影响。但投资者对该评估报告提出了强烈质疑。原因是该会计师事务所的业务范围不包括提供系统性风险评估报告, 该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 签署该报告的注册会计师并不为人所知。最高院法官对顺豪股份与投资者的纠纷有两点意见:一是2015年和2016年市场确实经历了剧烈波动, 投资者的损失有多少需要上市公司承担, 需要一个第三方 2、对于顺浩提供的评估报告, 法官要求公司说明签字会计师的资格和背景, 并表示希望公司能找到更多的权威专家进行论证。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 根据目前的审理情况, 凡在2012年3月1日至2016年4月29日期间买入顺豪股份, 并在2016年4月29日之后出售或继续持有股份的部分股东, 均符合索赔条件。 . “最高院对顺豪的判决, 其实对顺豪来说是个好消息。在上海高院作出裁决后, 顺豪已经累计了诉讼请求权。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判给的赔偿金额比以前高了, 而且金额比较大。”减持后, 顺豪股份因应计提现有望增加收益;另一方面, 对于投资者而言, 他们在资本市场上使用法律武器来应对公司的违法行为。诉讼请求的行为也得到了最高法院的支持, 表明国内资本市场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对此, 券商分析师张平(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见习主编:李倩南主编:龚佩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