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高存泡沫根源不在央行出路在改革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5日
       如果我说中国M2世界最高跟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关系不大, 你不会相信, 更不会相信那些把M2高与央行发行挂钩的经济学家货币甚至超额印钞。那么, 我们来看看M2偏高的原因。在一定时期内, 任何一个国家的 M2 余额都是由基础货币供应量和货币乘数决定的。中国M2偏高的主要原因是:各项改革货币化需要央行投资基础货币, 外汇资金需要被动投资基础货币;中国的货币乘数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 货币乘数高是因为储蓄率高储蓄率高是因为养老、医疗、教育的不安全, 主观原因是中华民族的精细消费量入为出的习惯。在发行基础货币相同的情况下, 货币乘数高的国家的M2会更高。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某些年份发行较低的基础货币, 而 M2 增量仍然最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高M2。中国房价普遍偏高, 主要是因为地价高。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打破土地垄断, 消除地方土地财政依赖;更多外汇需要平衡贸易, 实现资本开放;高储蓄率需要三大改革;同时, 提高各类融资在社会融资总额中的比重。央行对高M2负有一定责任, 但不是最根本的。改革是解决M2异常高的唯一途径。央行可以而且只能调节存款准备金率、资本金未开放项目有限责任、利率等。此外, 鉴于中国所有商业银行都将存款作为最重要的考核指标, 虚假存款有推高M2的可能, 增加中国的水分和泡沫。 M2。原理上面基本解释完了, 下面纯属验证性数据和常识性废话。刚性需求来源基础货币M2=基础货币×货币乘数。学者高连奎先生向笔者介绍, 在中国, 货币乘数对M2的影响较大。笔者研究了过去13年的货币政策报告, 发现并非如此。货币乘数变化不大, 甚至呈下降趋势。高位的根源在于基础货币的供给量逐年飙升。还是要麻烦多解释几个专业术语(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说法), M0是流通中的货币(不包括金融体系中的货币)。 M1(狭义货币)=M0企业活期存款、政府机构存款、军队存款、农村存款。 M2(广义货币)=城乡居民储蓄存款M1、企业存款、信托存款和其他存款中的固定性质存款。这个公式和前面的结果一样。基础货币又称“货币基础”、“货币基础”、“强势货币”或“高能货币”, 通过商业银行的存贷款业务可以扩大或收缩货币供应量。西方国家的基础货币包括商业银行存放在中央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包括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和公众持有的现金之和。货币乘数是央行提供的基础货币与货币供应扩张之间关系的定量表示。即央行扩大或收缩一定数量的基础货币后, 货币供应总量的比例可以扩大或缩小。也称为基础货币的扩张倍数。无论哪个学派都认为发展经济需要货币, 央行必须有适当的货币供应, 央行提供主要基础货币。 1990年代中期之前, 央行主要通过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来发行基础货币。本世纪初, 外汇账户取代贷款成为主要渠道。
       除外汇外, 央行的基础货币发行渠道还包括公开市场业务证券交易、金融机构贷款、有价证券和投资等。对央行发行基础货币影响最大的因素有两个:货币化改革对基础货币的需求;据上海证券报统计, 2012年前十年, 外汇是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渠道之一。据其统计, 我国央行外汇占基础货币的比重从1994年的25%上升到2010年第三季度的94%, 随后呈下降趋势。 2012年末, 我国基础货币余额为25.2万亿元, 是2001年4万亿元的6.3倍, 是8年前2005年6.4万亿元的3.94倍。 2001 年和 2003 年的货币乘数分别为 3.95 和 4.23, 而 2012 年的货币乘数为 3.87。 2001年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2121.65亿美元,

按现行汇率折合人民币17558.8亿元; 2005年是中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元年。年末外汇储备余额8188.72亿美元, 折合人民币66084.6亿元; 2012年末外汇储备331158.9亿美元, 折合人民币20815亿元。由于我国资本账户尚未开放, 人民币还不能自由兑换, 各种外汇最终都会被央行收回, 通过发行基础货币成为外汇储备。为什么央行为此发行大量基础货币而不引起恶性通货膨胀,

是另一个讨论。另一方面, 由于教育、医疗等货币化改革, 央行必须释放相应的基础货币, 尤其是住房货币化后, 地方政府的需求暴涨。现任央行副行长易纲早在1991年就在《中国货币化进程》中提出, 中国货币供应量的快速增长, 在于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提高货币化程度。中国经济, 造成大量货币体制改革引起。需要。由于经济发展、改革和外汇持有等对基础货币的刚性需求, 需要保持基础货币适度增长。货币乘数被动选择难很多华夏时报读者问, 既然央行发行的货币不多, 为什么M2会成为全球最高?简而言之, 这与商业银行主要通过衍生存款创造货币有关。衍生存款是商业银行因发放贷款、办理贴现或投资等业务活动而产生的存款。衍生品存款通常是基础货币的几倍。
       鉴于此部分过于专业, 计算公式和模型过于复杂, 笔者尝试以最通俗的方式进行讲解。直接影响货币乘数的因素有存款准备金率、超额存款准备金率、现金比例、定期存款和活期存款比例等。货币系数与存款准备金率负相关, 现金比例与存款准备金率负相关。货币乘数, 定期存款比例越高, 货币乘数越高。这是因为如果流通中的现金增加, 央行存款过多, 商业银行用于放贷的资金就会减少, 衍生的存款就会减少;对于银行而言, 存款的获取能力高于期货存款。 .虽然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是全球最高的, 大型商业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也高达20%, 但由于中国的高储蓄率和高比例的社会融资依赖贷款, 仍然造成通过商业银行的货币。最高的M2。在基础货币供给无法压缩的情况下, 只能通过降低货币乘数来遏制M2的快速增长。但是, 中国的货币乘数始终位居世界前列。影响货币乘数的因素很多。央行能做的就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抑制商业银行获取存款的能力。中国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保持在20%, 为世界最高水平。但2012年货币乘数仍维持在3.87的高位。高货币乘数数量多也是由于中国经济具有较高的经济活力和较快的增长, 而经济增长高的国家的贷款较高, 导致衍生存款大量涌现, 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如果经济增长放缓或停滞, 货币乘数可能会自动翻倍左右。除其他因素外, 中国M2高的主要原因是储蓄率高, 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中的比重过大, 带来了衍生存款。另一方面,

由于商业银行考核中存款占比较大, 银行间转账博弈造成的虚假存款推高了M2, 形成了M2泡沫。央行2012年货币政策报告称, 存款“季末冲高、季后回落”的现象较为明显。季末平均增加2.3万亿元, 季初当月减少, 平均减少5115亿元。这与金融机构重视季末考核要求和表外理财业务快速发展有关。根据笔者在基层商业银行和银行监管方面的经验, 这是由于银行之间相互转账造成的。例如, A银行23日关闭账户, B银行将一笔资金转入A,

次日转出;到银行 B 银行 A 在结算账户时以同样的方式“回报”银行 B。在银行工作初期,

甚至发现同一家银行的存款也可以“闲置”。这个问题可以从央行的货币政策报告中找到,

这部分存款是不存在的。最后, 这部分不存在的存款增加了。 M2泡沫。
        M2高房价的困惑是互为因果。 M2是否推高房价?还是高房价推高了M2?著名房地产开发商志强和学者高连奎曾经有过一场被低估的文本辩论, 但这是一个鸡与蛋的问题。
       根据诺贝尔奖获得者格兰杰关于房价与M2单向正相关的理论, 房价高低并不决定M2的余额, 但M2的余额可以直接影响房价的高低。任志强的观点似乎更符合诺贝尔经济学家的理论。然而, 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根源。问题的根源在于高房价是由高地价决定的。高地价源于地方政府对土地的垄断和人为抬高地价。这背后的原因是分税制改革后, 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产生了依赖。据测算, 在高房价中, 各种税费将占到成本的80%以上。特别是自住房货币化改革以来, 地价暴涨。地价上涨迫使央行被动发行基础货币。曾经有人讨论过, 即使按照马克思的理论, 中央银行也必须提供必要的基础货币来满足商品的流通以实现其价值。比如, 原来一亩地的价格是800万元, 而现在同样面积的土地以每亩8000万元的价格出让, 地价翻了10倍。看央行基础货币的发行, 在涨价前, 央行需要提供的基础货币是100万元;现在需要提供的基础货币是1000万元。在央行提供基础货币的同时, 按照货币乘数原则(假设乘数保持4倍不变), 原来创造的M2为400万元;现在创造的M2是4000万元。任志强说中国M2高房价在涨5次。
       高房价的根源在于高地价, 而高地价与基础货币供应量的增加更为密切和直接。 2002年末, 我国基础货币余额为4.5万亿元。 2012年末基础货币余额25.2万亿元, 十年增长5.6倍。从货币角度看, 高地价推高房价, 高房价推高贷款, 衍生储蓄, 从而推高M2。改革解决问题之道 剩下的问题是如何解决M2问题。首先, 衍生货币是M2高度背后的主要推动力。近年来, 由于直接融资等融资功能的增加, 银行贷款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比重呈下降趋势, 但比重仍然较高。 2002年人民币贷款(本文不包括外币贷款)占社会融资规模的91.9%。到2012年, 人民币贷款占比下降至52%, 仍处于较高水平。降低人民币贷款比重, 需要发展直接融资, 比如发展债券。市场, 减少发债审批程序, 规范评级机构, 规范IPO等。由于资本市场持续低迷, 从去年11月开始, 我国IPO审批暂停3个多月, 增加了贷款需求。二是降低储蓄率。据《经济参考报》报道, “中国储蓄率高达52%, 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根据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提供的数据, 2006年美国的储蓄率仅为13.8%。 %。首先, 我们不得不承认, 中国人的消费习惯是不同的。人们有刷卡、借钱消费的习惯, 中国人有量入为出、先存钱再消费的传统习惯。更重要的原因是, 面对传统的教育、医疗、养老无法保障的问题, 需要自己省钱。此外, 由于高房价的威慑和压力, 消费意愿降低和减弱。只有继续推进和加强教育、医疗、养老等改革, 居民没有后顾之忧, 储蓄率才会不升反降。三是加强税费改革和土地供给改革。 《中国企业报》发文称, “未来20年分税制运行过程中, 一系列积极效应逐渐显现和积累。同时, 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和积累。卖地成了解决办法之一, 结果, 富裕国家的贫困县镇的人民越来越穷。”由于地方政府垄断土地出让, 人为抬高地价, 最终造成高房价, 只有改革税制和土地供给方式, 才能降低地价, 减少央行的基础货币供给。把高房价和高房价归咎于央行和M2显然是错误的, 就像把你的工资低归咎于给你发工资的会计师一样, 缺乏常识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