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庄子 齐物论》窥管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2日
       匿名:《庄子物均论》 (一)对“物均”题名的解释众说纷纭。大致有五种说法: 1、论万物均等。左思《魏都赋》:“一朝万物平等。”刘元林说:“庄子有均等之说”。第二, 均匀性理论。王应麟《学困志》:“庄子《论物均》不欲均等, 但说物论难均。三、物均等。
        《庄子纪界》:“世间万物言词, 皆可一观, 不争辩道。”第四, 了解万物的本质。刘显新《庄子实志》 :“这篇文章首先阐明了万物的本质, 因为清楚了他我都是, 所以称之为‘平等的事物’”。第五, “关于同质的一件事”和“论同质一物论”。管风《庄子内章解读与批判》:“题目有‘等物、论’、‘等物、物论’两种意思, 与‘等物、论物’同义。 '作为主导方面, 庄子正是如此。齐各种‘理论’”。仔细审视整个《物物平等》, 庄子的真正目的是“明”, 即明万物的本质。既然明了本体是不可知的, 没有明确的规定, 本体虚幻的“万事万物”是相互联系甚至是连贯的, 是非标准的无限相对性, 言论和辩论的“荒谬”不言而喻。庄子说, 事物的本质是从根本上统一, 不是因为事情不顺而想顺。“物”是“言”的基础。言如汤, 物如火。均质, 犹如从锅底抽工资, 沸腾自会停止, 在“劳神为一, 不知同一”的情况下, 这是庄子没有采取的。
       阐明本体, 阐明事物本质的本质, alth虽然有演讲, 但是最终, 他没有表态, 因为他的耳朵自然清晰。 “不言而喻”、“说什么也没用”、“照耀在天”, 正是“卮言”的意思。 《吕氏春秋?世音》“据其教”, 高仪注:“上, 明”。理论很清楚。因此, 《论物均等论》应解释为“万物相通、均等论”。刘先新的说法很贴切。
       刘勰《文心凋龙?论评》:“庄周《奇物》以《论》命名。”当然。在《公孙龙子》和《荀子》中, “上”的称号也是一组。 (2)李丰记陆德铭《经释》:“李丰、司马云‘大风’, 向、郭云‘大风’。”闻一多《庄子补》:“郭氏‘力’为‘强’, ‘力’与‘强’字同音。” 《鲁氏春秋始》:“何谓八风?东北谓烈风, 东谓狂风,

……西北谓猛风, 北方谓寒风。 。”专指西北风时为“立风”。上面说“灵风小和, 飘风大和”, 意思是“飘风”虽停, “灵风”也有“小和”。如果“立风”的解释是“大风”, 那又怎么能说“风大了, 公孔就空了”呢?因此, 将“立风”解释为“西北风”在文中顺风顺水。通称“立风”, 大时称“飘风”, 小时称“凌风”。另外, “霁”的音字本有“停”之意, 雨雪终日为“霁”, 所以风也可称为“霰”。 (3)他的觉悟也形成玄影术:“觉悟时, 形质明染。”陆德铭《经释》:“形开, 司马云:‘眼开, 心明’”。闻一多《庄子易书》:“桉树培训与发展”。 《论语·魏子》《废中权》, 郑注:废发, 云:发, 动容貌。即便是打开的, 也可以训练和移动, 形式是开放的, 形式是移动的。 《说文》:“开, 张正也。”段注:“张, 石公宪。门开如弓。” “施弓弦”就是拉长弓弦, 使之绷紧。因此, “开”可以教“张”。这句话的意思是, 他醒来的时候, 身体也是紧绷的。也是用前一句“瞌睡也是灵魂的灵魂”说“真诚是非”的人的“服侍”和“疲倦”的状态。 “开”, 关峰译为“不安”, 陈谷英译为“不安”。虽然很接近, 但仍然不是真的。 (4)瑶依开态“瑶依”与“瑶夜”同音, 即“风骚”, 也是二声合词。 “尧”和“尧”, “义”和“夜”的读音几乎相同。 “哟爷”是常用词, 其他都是借词。朱奇峰《辞通》:“风骚, 女相也。《易学辞》造貌教娼, 疏:女子娇媚, 相貌也。” 《荀子飞翔》:“今世乱世之主,

国歌女婿, 非妖冶之美, 衣着奇装, 态度血腥, 与那相似一个女人的。”也用“要爷”来形容男人轻狂、曲折。因此, 文中的“要义”应指人“坐是非”的丑态, 即所谓“喜怒哀乐, 叹息变化”的状态。 “启蒙”其实与上面的“形式开放”相呼应。王夫之《庄子通》给王池加注, 说:“八人多情,

态度各异。”这很接近。程玄英舒拆解解释“瑶一气境”四个大字, 牵强附会,

他的说法非常错误。 (5) 物无非是, 物无非是郭象所言:“万物自成, 故仅此而已;一切都是他者, 所以只有他者。如果没有别的东西, 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东西;如果没有别的东西, 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东西。没有其他也没有权利, 所以奥秘是一样的。”一切都是从外物看的, 一切都是从本来的东西看的, 都是为了这个。庄子将“是”与“是”的辩证关系推向了相对主义, 其目的是明确“它也是他者, 他者也是”,

而“是”和“是”不是相对的。彼此, 却是一。 “小逻辑”§172:“直接判断是对存在的判断”。 “关于存在”, 即关于具体的具体存在, 而不是关于抽象和不确定的对象。某物被视为“这个”, 外部对象被视为“这个”。从不同的观察角度来看, 就是“那个”。但是, 这两种判断都是对具体的、具体的对象的判断。如果这个词也是这个和那个, 它不是从特定的角度来看的。观察角度既是自视又是外物观察, 是对抽象的、不确定的物体的综合判断。因此, “物无非是, 物无非是”, 每一个都是具体而直接的判断;也是一种抽象的、间接的判断。庄子刻意忽略观察角度的差异, 将具体和有条件(不同观察角度)的“他”和“这个”歪曲为具体的、无条件的“他”即“这个”, 抽象而间接的判断“是”彼亦彼, 彼亦也”, 牵强附会。虽然有辩证思维的因素, 但终究会变成诡辩。庄子说的, 既然是下面的“他无双, 号道树”张本, 也是打破“公孙龙子名实”的那一位。观点看法。 《名实论》:“故此此止于此, 此此彼止此。能作此。此即彼, 彼此, 彼非那个, 那个那个就是这个, 那个那个那个和这个同时。这是切断“那个”和“这个”之间的联系, 否认两者的转换, 所以是专制。庄子说“另一个”就是“这个”, 两者同时产生, 又连为一体, 否认两者的区别, 所以是相对论。两者趋于对立, 都用诡辩来论证.